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擁有互聯網的人(The man who owns the Internet)

擁有互聯網的人(The man who owns the Internet)
http://money.cnn.com/magazines/business2/business2_archive/2007/06/01/100050989/

看了這一篇報導,非常感慨,不只電玩及消費性電子產業韓國贏我們,現在韓國人連玩域名及電子不動產的投資及眼光都遠遠超過我們及大陸,怎麼不令人感嘆及氣結呢,以前看了陳文茜的"文茜小妹大"專題報導-"韓國人蓋網路不蓋馬路"一系專題報導,當時就覺得政府的努力及民眾的教育還不夠,現在看了此篇報導,就更加覺的是如此了,所有在台灣及中國的華人大家要加油了 !

本篇文章是易域網域名論壇 版主 - 香米 所編譯:
《The man who owns the Internet 擁有互聯網的人》

香米的話:此文原作為英文版 ( http://money.cnn.com/magazines/business2/business2_archive/2007/06/01/100050989/),為我們揭示了利用typo域名從而擁有互聯網的凱文•韓,堪稱最有實力的.com域名巨頭,其建立價值3億美元的域名帝國故事,引人入勝。由於在網上我尚未找到中文版本,特此繼編譯《Masters of their Domains 域名大師》後,再度不遺餘力編譯出來,與大家分享。


據《Business 2.0》雜誌報導,他是你從未聽說過的一個人:凱文•韓。他是最有實力的.com域名巨頭,建立了一個價值3億美元的域名帝國。
《Business 2.0》雜誌主編保羅•斯隆寫於2007 年5月 22 日: 東部夏令時間下午 2:17

(《Business 2.0》雜誌)凱文•韓熬夜熬得很晚,他閉著眼睛,探身向前開始打字。 他背靠著牆坐在拉斯維加斯威尼斯酒店的包房裏。在他面前,一個域名拍賣者正在快速流覽一份域名名單,挑選著韓可能感興趣的域名,那些域名的出現就像看見老爺車行駛在街區裏。

當韓感興趣的域名出現時, 他有時候會輸入流覽器,進行最後的核查。人們可能直接輸入他們的流覽器的這個域名,會不會就像韓所希望的,是完全通過搜索引擎進入? 作為單數形式好還是複數形式好? 如果這是個容易輸錯的“蓄意錯拼”域名, 是許多人都會犯的錯誤嗎? 或者擁有這個域名, 就像擁有海邊的極品房產,讓人感覺像一個贏家?

當韓想要一個域名時, 他安靜地傾下身去,讓合夥人代表他競價。他喜歡婚禮名字,因此他的合夥人移動著白色的滑鼠符,為Weddingcatering.com(婚慶供應)出價1萬美元。還有個Greeting.com(greeting),雖然和複數形式的 Greetings.com(greeting)相比不夠好,但是韓無論如何都想買到,他出價為35萬美元。

韓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已經有了God.com(神)和 Satan.com(魔鬼),仍然花了3.1萬美元將Christianrock.com(基督教音樂)收入囊中。當競價結束時,韓閒逛到靠近出口的桌子寫了張面額65萬美元的支票,對他而言,這個下午的出價很便宜。

就在幾年前,在這個房間中出價的大部份人從未見過彼此。的確,他們很少離開過自己的家用電腦。如今在拉斯維加斯的包房裏,他們發現自己身處於試圖分一杯羹的富有的銀行家、風險投資家和其他的投資者中間。

為什麼不呢?在過去的三年裏,.com域名的數量增長超過130%,達到6600萬個,平均每兩秒就有一個被註冊。

但是最有價值的域名是出現在二級市場上,那些域名有著數以千計 頁面流覽量,從穀歌和雅虎的按次點擊付費廣告中攫取著穩定的現金,將域名價格推上令人暈眩的高度。當.com域名不景氣流出的時候,有勇氣和遠見的域名投資者掃光了這些域名,現在已經成為網上一些最有價值的域名的持有者。

如何不用真正嘗試就能賺錢?

凱文•韓是這個很少人知道的圈子裏中的頂尖人物,參加了全球數量極少的“域名投資人”聯盟的人之一,是眾人中最精明的和最野心勃勃的,甚至在一個充滿著不同尋常的事業路徑的領域中,韓也顯得很突出。

韓以前是一名家庭醫生。在發現網路財富之後,他離開了醫學界。從 2000年開始,他和其他的風險投資合夥人悄悄地弄到了 30萬個域名,每年預計產生7千萬美元的收入。 (對於這些數字,像他所有的財務細節一樣,韓既不表示肯定也不予以否認。)

大部分時候,韓獨立工作,搜尋著每個開放和有待開發的領域來擴張他的企業,甚至發明了一些他自己的軟體工具。早些時期,他編寫軟體去廉價地搶注域名。他是最先鑽允許人們免費試用註冊域名空子的人之一,每次搶注能弄到數十萬計的域名。

而且很少人知道他也是域名體系中最近實施方案的幕後者:從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在域名尾碼中錯誤輸入“. cm”而不是“. com”產生的流量中獲利。

嘗試輸入你能想到的幾乎任何名字,如Beer.cm(啤酒)、 Newyorktimes.cm(紐約時報),甚至Anyname.cm(任何名字),你將會登錄到一個充滿著雅虎廣告的網站,叫做Agoga.com。

每當有人在一個西非國家喀麥隆的網站上點擊廣告時,韓和他風險投資的合夥人就賺到錢了。 為什麼選擇了喀麥隆?因為它擁有的.cm 作為國家域名尾碼,是一筆無法估算的好財富,正如德國用.de作為國家域名尾碼一樣。

不同之處在於幾乎所有. cm域名都被註冊了,與.com域名僅相差一個字母。韓聯繫上喀麥隆政府,派駐他的人員飛到當地去進行網路流量轉向。如果他的方法見效的話,哥倫比亞 (.co)、阿曼(.om)、尼日爾(.ne)和埃塞俄比亞(.et)也將會成為他的囊中之物。

“這項工作正進行中,”韓在他位於英屬哥倫比亞溫哥華的家中用午餐時說道。“那就是我為什麼不能談論它的原因”, 他很不情願提及有關他最新成立的“再創技術”公司細節。圍繞他的最有價值的域名資產,他投資了數千萬元,來建造一個互聯網商務的發電所。

獲取網路財富的新方式

韓在網路上擴張所帶來的是,雖然他的網站每月有3千萬個獨立訪客,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甚至在域名投資人的交際世界中,他也是一個神秘人。直到現在,韓從未公開討論他的生意。 你在任何的域名註冊資料上找不到他的名字, 你也將不會看見他的名字出現在喀麥隆計畫的專利申請上。

如此低調是有著現實原因的:韓的成功引來了很多對手,多數是他的競爭者。他曾經使用過一個溫哥華的郵箱來收發域名聯繫郵件,直到一天他打開了一個收到的包裹,上面的便簽寫著“你是一塊大便”,包裹裏面放著一塊真的大便。

一方面,當域名投資人是辛苦的,另一方面,律師也給他帶來不少麻煩。 此時此刻,韓最關心大型公司法律顧問是否會隨後而至,宣稱喀麥隆“蓄意錯拼”域名是對他們商標的一種濫用。他可能是對的,這是第一次他被確認為域名方面的管弦樂編曲家。

當問及這個.cm域名遊戲時,一名不是為韓工作的頂尖域名代理人約翰•貝裏希爾在電話裏發出尖叫聲,“你知道是誰幹的? 你有多少人想知道到底是誰在幕後操作的?”

文字傳播

37 歲的凱文•韓看起來像個男孩,熱愛柔道,生活潔淨。 他對飲料的選擇是:柚子汁,不加冰。 他的溫和態度隱藏著攻擊性,能夠一天不間斷地打字工作。韓經常把有關生意的談論引回到談論聖經方面,但不是以說教的方式,這就是他的方式。

作為韓裔移民的兒子,韓和他的三位兄弟在溫哥華的東部一起長大。他的父親經營乾洗店,母親是一名夜班護士。14 歲時,一種衰弱型疾病使韓夢想成為一名醫生。他上了中學,然後進入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學習,並畢業了。

基督教長期以來是他家庭的信仰,但是作為一名大學生,他把聖經當作他生活中的焦點。他加入了福音派教堂,而且經常參加教堂聚會。韓回想起把網路介紹到他面前的時間,1992年或1993年。 一個教堂朋友告訴他一種強有力的新媒體可以用來傳佈福音。

“那些言語真的打動了我,”韓說道,“它是我繼續從事工作的理由所在。”

1998年,當韓從醫藥院畢業後,他和剛結婚的新娘到安大略省倫敦進行為期兩年的實習。在第二年,韓已經成為主治醫生。當他不必趕到急診室的時候,他在網上恣意成長,自學了網站建設和腳本編碼。

當時有關網路主機的資訊傳播得相當快,以至於韓創建了一個提供商線上目錄,叫做Hostglobal.com(環球主機),有著各種服務評論和等級。

那時的域名交易的步驟很短。在他發佈 Hostglobal.com(環球主機)大約六個月後,韓靠廣告銷售每月賺取了1萬美元。當他的一個提供域名註冊服務的廣告商,告訴他一個能夠產生交易的廣告價值1500美元一個月時,韓計算出他也可以獲得那麼多。

從醫生到域名投資人

這是有來由的:人們為採購主機服務時通常會對購買一個好記的網址感興趣。因此韓發佈了另外一個目錄,叫做了 DNSindex.com(域名指數)。像當時其他類似的註冊服務商一樣,這個網站可以讓客戶註冊到域名。

但是韓增加了一個早期的域名獵人最想得到的特別之處:每週刪注域名目錄,用他在網路上發現的免費資源編譯的。他贈送了一些目錄,並向其他人收取50美元。在一些月份裏,他擁有了超過 5000個客戶。

2000年6月,當他完成實習後,與韓在醫院賺的錢相比,他的兩個小的網站投資在一個月內能夠創造更多的錢,有時 能夠達到4萬美元。“已經賺得夠多了,”他說到,將醫院實習額外延長了3至6個月。“沒有理由不去那樣做。”他認為。

帶著一個新生的小寶寶,韓和他的妻子搬到溫哥華一棟一居室的公寓去住。此時,恰到好處的時機在韓的面前出現了。 科技類股票大跌,網路公司股價忽上忽下,投資者正在逃離網路。對他更重要的是,數十萬計的突然被認為無價值的,實際上相當有價值的域名已經期滿或者被刪除,韓和一些其他的開拓者準備把他們搶注到手。

計算域名何時刪除是份沉悶的工作。

當時,Network Solutions控制了最好的域名,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它是唯一的零售.com域名的公司及註冊商。 它不會告知期滿時域名回到註冊市場的時間, 但是每天兩次它會推出所有的註冊域名持有人的目錄,被稱之為“根區域”檔 (現在由 VeriSign 管理)。目錄裏面有著超過500萬個域名,需要花數個小時下載,時常會讓低配置的個人電腦罷工。

因此韓編寫了能夠將當天的一份目錄與另外一份目錄作比較的軟體腳本,然後他追蹤從根檔消失的域名,將那些暫停的域名簡潔地列出表格。韓計算出它們可能會被刪注的時間,通常在5-6天后的西方海岸時間的早上3:30分左右。 在深夜時分,韓用五台個人電腦和裏面的多種流覽器發出他的搶注指令。 通過強有力的輸入, 他會從一個鍵盤到下一個鍵盤不斷反復提交註冊請求,直到他搶注到想要的域名。

當然,他也錯失過許多域名。

韓無法找到是哪個對手走在他前面,他配置軟體的水準是以韓的手指不能達到的級別。通過查詢註冊資料,他最後追蹤到那些被購買域名的所有者的名字:“無名氏”。在這個影子名字的背後隱藏著另外一個域名高手,他在位於加州弗里蒙特的家中進行的。據那些認識他的人稱,是一名叫做“葉雲”的華裔程式師。

白天,葉雲的工作是一名軟體發展員。晚上,他用程式自動搶注域名。(當葉雲於2004年以1.64億美元將他10萬個域名組合賣掉給麥策克斯公司後,在域名投資人的心目中成為了神。麥策克斯公司位於西雅圖,是家公眾商業搜索行銷公司。葉雲後來搬到溫哥華居住)。

韓回到鍵盤前面繼續編寫腳本,以便能夠打擊其他搶注者。韓的記錄開始改善,但是他仍然不被滿意。“葉雲太強了,”他說到。

然後韓做了件頗為顯眼的事情:他購買了較好的註冊通道。 每當搶注者發出連接Network Solutions伺服器的指令時,韓的辦法是從中轉站切斷連接。他擊退了其他搶注者的交易,甚至幫助他們編寫軟體,以確定他們獲得的是韓想要在刪注時購買的域名。為了換取獨家壟斷,韓為一些域名支付了差不多100美元,而通常價格僅為8美元。

在數個星期內,韓已經擊退了許多競爭對手的搶注請求,他控制了大部份的連接。“我不斷告訴他們,我將讓他們更痛苦,”韓少見地誇耀了片刻。“我們多次讓伺服器垮掉。”在2000年晚期的6個月內,韓搶注超過 1萬個域名。

由於多次搶注行動被封鎖,與其競爭的域名投資人很不欣賞韓的手法。很有可能是他們的其中一員,把大便寄給了韓。“凱文進來後,就對其他人關上了門,”域名投資人弗蘭克•席林說。席林計算出韓已經做過的類似封閉式搶注,他說到,“從專業角度講,這讓人相當妒忌。”

事實上,韓應感謝席林。那時他們都住在溫哥華, 韓於2000年11月找到席林,兩人在一家餐廳見面並比較了雙方的記錄。

“你的域名有多少流量?”席林問道。韓尷尬地回答說他不知道。席林提到他正在試驗一項GoTo.com的新服務,這項服務會用廣告佈置他的域名。在接下來的一周內,韓計算出他的網站產生的流量時,他驚訝於最初的記錄:當時他擁有375個域名,每天有8000個獨立訪客。

“從那以後,”韓說,“我知道我所創造的將是非常有價值的。”他很快與GoTo公司簽約(GoTo公司後來被雅虎購買)。第一天,韓就賺到了1500美元。

這套停放系統當時和現在的運行方式都是一樣的:人們並不總是使用穀歌或雅虎搜索引擎在網路上查找東西,他們時常會在流覽器地址欄輸入他們所要查找的東西作為域名,並添加域名尾碼“. com”。

這就是眾所周知的“直航式”或直接輸入型流量,而且數百萬計的人都通過這種方式查找東西。需要結婚禮鞋?直接在流覽器位址欄輸入weddingshoes.com(結婚禮鞋),你將會登錄到韓擁有的這個網站,上面有一個購鞋入口,裏面是來自幾十個零售商的鏈結。

點擊那些鏈結中的一個,放置鏈結的廣告業主將會支付一定廣告費用給雅虎,雅虎再支付一部分給韓。韓說那個簡單的網站每年能夠給他帶來9100美元的收入,而域名的續費每年僅花費了他8美元,而且由於常年續費,平均每年約7美元。將這種模式複製上千次,你就可以很快想像到韓在他的客廳裏創造了這台現金印鈔機。

2002年初,在韓的中學朋友和現在的合夥人科林•余的幫忙下,過去的那一年大概有100萬美元進入了韓的口袋。這使得韓再一次感覺到他的良心過意不去。他有時候離開溫哥華,到墨西哥、菲律賓和中國幫助病人,做醫學上的傳教士。 他感覺到經驗是有益的,當他看見中國在飛速發展時,這使他想起他的域名——虛擬的房地產,於是就回家了。

韓回來後,很快就將全部工作時間投入到網路上。他說:“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一項小嘗試

不再回頭看以前,隨後的幾年,韓越來越積極進取。他最有價值的詭計之一是他在早期作的一個試驗,一個叫“域名試用”的習作。“域名試用”利用了域名註冊中的一個條款,該條款允許域名買家有5天的免費試用期,這是為了避免客戶註冊時購買了錯誤的域名。這對於積極進取的域名投資人來說別具意義,通過這種方式,他們可以大量擴張其投資組合。

韓在每項組合裏都列出了一份域名新名單,免費註冊了數十萬計的新域名,監測完流量後, 然後將流量少的垃圾域名刪除掉。2004年,韓從第三方註冊商能力收集到如此多的一份域名投資組合,以致於他自己做了家註冊商, 並開了家叫Hitfarm的公司,以便為他自己和上百個其他域名投資人的域名匹配上更加合適的雅虎。

就像任何購物狂歡一樣,韓的域名“試用”並沒有持續太久。這種方式增加了很多域名:一串離奇字母的、帶有太多連接符的、人們很難覺得變化的域名……韓發現域名的品質和註冊規模的比例,每註冊1000個域名,他只會留下100個左右,其餘的都刪除了。

對“蓄意錯拼”域名的搜尋

域名“試用”也加速了另外一個問題的出現:韓的軟體抓取了商標域名的各種“蓄意錯拼”變化類型,這是“蓄意錯拼”域名的新領地,網路域名“蓄意錯拼”者對這項新的試驗帶著強烈的研究願望。微軟和 Neiman Marcus公司的律師對此進行反網路域名“蓄意錯拼”行為的訴訟,起訴域名投資人故意使用他們商標域名的不同“蓄意錯拼”中獲得利潤。

“域名‘試用’改變了每件事情,”韓說到。他已經棄用了域名“試用”這項試驗,雖然他承認Hitfarm仍然保留著一些棘手的域名。“我說,忘記它吧,”他說。“常用域名已經很難找到,而且違法的風險性太大。”

如果你不擁有域名,違法的風險性就會減少,這就是隱藏在喀麥隆詭計後面的秘密。

新的世界秩序

在拉斯維加斯,域名交流會就像其他的商貿會議一樣:真正的陰謀在喝雞尾酒時發生。會議的一項主題是喀麥隆域名。去年夏天末,域名投資人開始注意不同尋常的情況發生了:.cm域名的流量全部引向了一個叫Agoga.com的網站。當然域名投資人都知道.cm屬於喀麥隆的域名尾碼,而且他們知道控制 Agoga.com的人創造了一個有潛力的金礦。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到底是誰在背後操縱。

在這樣的交流會上,韓像往常一樣穿著一件保羅襯衫,拿著飲料與一些他認識和見過的人們站著閒聊。這群人看起來,每個人都想要瞭解韓的手法。最後,終於只剩下了他一人。

“我聽說你是在. cm域名背後操縱的那個人?”

聽到記者的問題後,韓看起來很驚訝,然後臉上一個大大的笑容一閃而過,說:“我幫了些忙而已。”

隨後,記者在溫哥華和韓不斷交流了幾個星期,韓分享了有關交易的一些細節,儘管有些話他不能說,顯然他對此引以為傲。他說,大約在一年前,他聯絡上喀麥隆的政府官員,然後他派了幾個知己飛到喀麥隆的首都雅恩德定居,還讓他的主要程式師前去處理技術上的細節。

“嗨”,韓向辦公室電梯附近的技術人員問到,“你和喀麥隆的總統見面了嗎?”

“沒有”,程式師說道,“我們只是和總理見了面,但已經和總統談妥了。”

網路域名“蓄意錯拼”遇上了銀行

這是個奇怪的場景:域名投資人的代表和喀麥隆的總理意法連•埃諾尼坐在一起討論“蓄意錯拼”流量和按點擊支付廣告的威力。 和大部份韓當過的天使投資人角色一樣,喀麥隆方案巧妙而直接。

韓的手下安裝了一套軟體程式,叫做“字元取代”,能夠變更任何未被註冊的.cm域名流量導向。喀麥隆有1800萬人口和16.7萬台聯網的電腦,這意味著有數以億計的域名。當輸入“paper.cm”(紙)時,為喀麥隆域名提供註冊服務的Camtel機構所提供的伺服器,會將域名重新指向位於溫哥華的韓所擁有的Agoga.com網站的伺服器。

伺服器在網頁上佈滿了關於紙和辦公用品供應商的廣告 (雅虎方面證實公司為韓的.cm 方案提供廣告)。這發生在一瞬間。處理互聯網域名爭議的一些律師認為,由於韓不擁有或註冊這些域名,此技術上而言,他不是在搞網路“蓄意錯拼”。

這種方法在一個溫哥華商人羅伯特•西蒙的專利申請中有詳細說明,韓說此人是他的風險投資合夥人,同時也擔任再創技術公司的首席顧問。(對於此事,西蒙婉拒了記者的訪問)。

韓不會說出詳情,但他說Agoga在此領域每月有800萬的獨立訪客。同為域名投資人的其他人當然相當嫉妒。

“當事件發生時, 讓人有種很強烈的感覺是‘我為什麼沒有想到那樣做’?”希林和其他域名投資人的經紀人百利•希爾說。

悄悄的,一些公司已經追蹤到韓的律師,宣稱商標侵權。韓爭論說,他的系統在法律上是解釋得清楚的,因為該系統平等地對待每一個“蓄意錯拼”的.cm域名,而且不會過濾出商標名字。

百利•希爾對此意見相同。“你不能說‘字元取代’系統把商標域名作為目標,”他說,“它捕獲的是所有的流量而不單單是商標域名的流量。”而且,反網路域名“蓄意錯拼”行為的法規只適用於一個注冊商標域名的人,“字元取代”系統並不需要註冊域名。

雖然這樣做很聰明的,但是韓說,“.cm是我們方案中一個非常小的部份。”他不會透露他對喀麥隆政府支付多少費用,意見也不會傳到喀麥隆政府官員那裏。

合夥關係到現在為止還是堅如磐石,系統只會偶爾發生故障。但是 .cm是一些國家級別“蓄意錯拼”域名中唯一能夠運作的。韓和他的團隊正在和其他的政府接洽。夢之typo方案中包括.co域名,屬於哥倫比亞。韓說,在他們對喀麥隆開始公關之前 , 西蒙就拜訪了好幾次哥倫比亞。(出於對安全的關心,韓還沒有去過哥倫比亞。他說,“如果總統要見我的時候,我會去的。”)

至於他很快可能進入的其他國家,阿曼(.om)是一個明顯的目標。尼日爾和埃塞俄比亞也是, 但是他們較少從.net的“蓄意錯拼”域名中獲利,不太可能值得他們去冒風險。

至於哥倫比亞,韓說,“我們有所進展。”

長遠觀點

韓傾身到他辦公電腦檢查一項域名拍賣。以印弟安納波里斯為據點的,替韓工作的一個域名投資人史蒂文•薩克斯,,告訴他一些域名正在出售。韓回復了一個即時消息:“我喜歡doctordegree.com(博士學位)……rockquarry.com(採石場)……sunblinds.com(窗簷)。”

計算域名何時刪除的日子已經結束了。每件事現在都公開了。現在的目錄是容易獲得的。當你希望拿到一個刪除的域名時,你能預訂到。或者像韓一樣,線上線拍賣那裏,你能用上5或6個馬甲。至少對.com域名來說,大型交易是趨向於私下交易的,域名投資人會設法找到這個熱心或天真的賣家。

每天,韓仍然買入30到100個域名,但是他不再能廉價得到了。事實上,他和現在每年域名投資組合收入2000萬美元,家在開曼群島的希林,時常被指責提升了域名價格。

舉例來說,韓為Fruitgiftbaskets.com(水果禮品籃)支付了26250美元的費用,為Hoteldeals.com(旅館交易)支付了171250美元的費用。“他可以支付的金額是令人瘋狂的,”Internet REIT公司的董事長鮑伯•馬丁說。Internet REIT公司是一家域名投資公司,擁有超過1.25億美元的私人投資基金,包括被星巴克咖啡連鎖店的創始人霍華德•舒爾茨收購的Maveron。

韓說:“一切毫無意義”。域名才是昂貴的只有當你評估了它的價值,這就是人們想要像風險投資家和銀行家馬丁所做的方式。馬丁是域名淘金潮的遲到者,借助計算每次點擊支付廣告的收入和需要花多久時間收回投資來評估域名。

那樣看來,韓的個人域名投資組合大概價值3億美元。但是韓最近的一些購買域名的行為也許看起來會很愚蠢: 他們會拿 15或20 年的收益來替價格辯護,同時假設每次點擊支付模式會持續下去。

該如何依比例決定Mt. Google

但是韓卓有遠見。他認為網路開始被停放頁面弄得混亂,模式有著令人驚異的效率,少量工作就能帶來許多錢,但是韓同時說互聯網的使用者很快將會對此感到疲倦。

他也期待穀歌、微軟和雅虎找到有效方法與“蓄意錯拼”作鬥爭。一些流覽器能已經能夠修正“蓄意錯拼”;IE流覽器捕捉到未註冊域名時,會重新將訪客導向一個微軟頁面。韓正在用相同的方法有效控制.cm的流量。韓說:“熱度正在上升”。

當韓現在購買一個域名時,他不再通過計算每次點擊支付,而是當作一項有潛力的生意。再創技術公司打算將他的最有價值的域名,根據數以百計適當的類別包裝成為迷你媒體公司。

不要驚訝,他最想要上線的網站是Religion.com(宗教)。 韓最近在溫哥華一棟建築物裏租下整個27 樓,現在雇請了超過 150 名設計師、工程師、銷售商和編輯。

大部分努力花在發展搜索引擎工具上,以便更多基於含義而並非關鍵字。韓說:“穀歌只有這樣才更加有用”。

目標是建立詞義應用, 或“與語義有關的”。系統通過網站留下的足跡,引導來自“直航式”輸入的客戶和搜尋引擎。 Religion.com(宗教)會被大量的其他網站關聯上。

“現在是增加虛擬房地產的時候,”韓說,“在這些域名有著比每次點擊支付更多的價值。”西蒙的專利申請甚至提到將從喀麥隆和其他的未來國外合夥人來的網路流量導入成熟站點入口的可能性。

這就是域名大師的全盤計畫,韓打算通過從居家域名獵頭到互聯網巨頭的轉變,成長為第一域名投資人。小的域名玩家已經被出售給風險投資集團,韓期望最好的域名最後將被少數公司擁有。

如果他賭贏了, 他可能會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如果你控制所有的域名,”他說,“那麼你就控制了互聯網。”


P.S.
首發于“香米”網站www.xiangmi.cn,原創編譯萬字長篇很辛苦,轉載請尊重勞動成果,注明出處,謝謝!
英文譯中文 原 出處: http://wwwxiangmicn.blog.sohu.com/48005903.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