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日 星期五

大旱5年 澳洲經濟遭遇“藍金”危機

大旱5年 澳洲經濟遭遇“藍金”危機

澳大利亞政府決定從7月1日起,切斷墨累-達令盆地的大部分農業灌溉用水,這意味著,該國40%的農牧業收入命懸一線。墨累-達令流域橫跨澳大利亞5個州,提供著該國85%的灌溉用水。

  澳大利亞的旱災只是全球變暖的一個縮影,在美洲、在亞洲、在非洲、在歐洲,氣溫升高的負面影響一天天顯現,“藍金”———水資源繼“黑金”———石油資源之後,日益成為困擾經濟發展的心病。更讓人憂心忡忡的是:美軍智庫4月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變暖,美國可能捲入因水和其他資源短缺引發的戰爭。

  ●全球變暖,澳洲變幹

  澳大利亞氣候的變暖速度是全球最快的!澳洲氣候學家在年初發表的年度氣象報告中這樣說。

  另一項研究這樣說,如果持續乾旱,澳洲的標誌———樹袋熊可能在10年內瀕臨滅絕。

  據解放日報報道,澳洲正在成為世界上有人居住的最乾旱的大陸,且乾旱範圍不斷擴大。澳大利亞氣象局高級氣候學家內爾•普拉莫表示:“同全球平均氣溫相比,澳大利亞氣溫通常上升較為迅速,在澳大利亞最為炎熱的20個年份裏,有15個出現在1980年以後。”

  澳大利亞最長的河流———墨累-達令河一半的天然水量已經枯竭,每年因蒸發損失的水量相當於四個悉尼海港的水,還相當於它每年流量的1/4。氣候變化還對該河漲潮的頻率和規模造成了影響,由墨累-達令流域委員會公佈的報告說,過去一般每2年出現一次的漲潮,現在5年才會發生一次,動物的生活規律也被打破,因為只有在水位較高時,河流中的魚類才有可能完成遷移。

  澳洲的水資源本來就不富餘,平均降水量低於全球水平,而澳洲人用水卻很慷慨,其人均年耗水量超過100萬升,有人算了筆賬,這些水量可以灌滿48個悉尼港灣。5年多來的乾旱使得澳洲各大水庫的儲量紛紛告急,悉尼、堪培拉、墨爾本、阿德萊得等城市先後加入了限制用水的行列,有的限水級別從3級升到5級。

  加拿大環保專家莫德•巴洛警告說,悉尼可能3-5年內將出現供水危機,雖然不致完全無水,但供水量將只限於飲用所需。她表示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的有關數據做出的推測,由於污染、河川和地下水資源的耗損,墨爾本也可能在15年內缺水。


  悉尼的缺水情況確實已經非常可怕了,據報道,澳大利亞警方及專家警告民眾,由於持續乾旱無雨,大批毒蛇為找尋潮濕環境進入市區,已有多人被咬身亡。

  昆士蘭州總理彼得•貝蒂說,如果乾旱持續下去,澳大利亞所有州居民都將被迫飲用淨化污水。澳大利亞第二大州昆士蘭州1月底無奈宣佈,昆士蘭州將成為全澳第一個把循環水作為飲用水的州。那裏的居民離開始喝循環水的日子估計不遠了,快的話2008年,慢的話2009年。

  ●用水習慣悄悄改變

  大街小巷的節水廣告、免費發放節水用具、提高水費及汙水處理費、規定澆花時段、水局官員全天巡邏狠抓用水違規……當節水舉措慢慢習以為常,澳大利亞人的用水習慣也悄悄改變。

  不再澆灌草坪,鬱鬱蔥蔥變成了黃黃焦焦;公共噴泉成為擺設,沙灘上的淋浴龍頭被切斷水源、結起了蜘蛛網;不再在家洗車,而是去循環使用洗車水的洗車店;安裝節水洗澡花灑,每分鐘排水量少於9升,比普通花灑的排水量減少約一半;廁所的沖洗裝置也改成手動的———按多久出水多久;二次利用淋浴和洗衣機排出的水;買更多的水桶,安裝水槽收集雨水,改造花園的灌溉系統;在一些地方,甚至只有裝有節水設備的二手房才被允許轉讓。

  積少成多,節約的效果很明顯。去年底進行的一項調查表明,自2001年,各大城市的家庭用水量已減少了13%以上。以2001年的用水量為基準,澳洲政府希望在2030年前達到全國減少用水量20%-35%的目標。

●水資源掣肘經濟增長

  澳洲步入第6個旱災年頭,隨著水位下降的,還有GDP指數,有專家預計,農作物估計減產60%,經濟增長會削減0.5個百分點。霍華德雖然認為目前評價墨累-達令區域缺水對經濟造成的影響還為時尚早,但他指出乾旱已給經濟增長造成了0.75至1個百分點的下降,乾旱持續時間越長,對經濟產生的影響將越大。

  農業是用水大戶,旱災時,農業受到的影響自然最大,不僅僅是沒有灌溉用水,氣候變暖造成的土地鹽漬化也是農業生產的最大威脅。澳大利亞又是農業大國,通過優質農產品的出口掙得很多外匯。在墨累-達令河流域,種植著澳大利亞全國近九成的灌溉作物,該地區因此也有糧倉的美譽。澳大利亞農業與資源經濟局所做的預測顯示,由於缺少冬季降水,截至6月30日的財年,該國糧食收入會下降35%,小麥產量只能達到正常水平的1/3。而由於農產品出口低迷,本財年的出口額也可能下降至200多億澳元。畜牧場也受到用水限制,由於沒有足夠的飼料,牧民被迫減少牛奶產量,有的甚至忍痛縮減了牲畜數量。

  獲得2007年傑出澳大利亞人獎的環境學家富蘭納裏日前警告說,深受乾旱問題困擾的澳大利亞正面臨全球氣溫變化所帶來的最嚴峻挑戰,儘管澳政府已經實施限水措施,但除非大旱結束,否則布裏斯班和阿德萊德這兩個城市的300萬人口將在今年年底面臨水荒。富蘭納裏認為,旱災與全球氣候變暖之間存在聯繫。

  水量在某一區域的減少改變的不僅是當地生態,也在改變社會形態。人們開始遷出缺水的地區,循著水源充足的方向走,隨之,當地商業、工業都發生改變。最新的一份相關報告強調,除非改善河流管理,減少水資源的超額分配,否則墨累-達令河的乾涸將對流域內的農田及城鎮的社會經濟長遠可持續發展造成嚴重威脅。

  ●水管理登上選舉舞臺

  墨累-達令河流域水危機局面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南澳大利亞大學教授希爾認為,上世紀80年代時,政府就知道有大量水被抽走用於灌溉,自那時起,我們一直過量使用這條河水,這才是問題所在。數據顯示,每年抽取的水量約為700億升,而且還在不斷增加,預計年抽取量可達到近2000億升。

  這應了很多專家的看法,世界並不缺水,而是缺有效的水資源管理。國際水資源管理研究所主任富蘭克•雷斯伯曼認為,缺水問題98%是人為原因造成的,另外2%才是自然原因。水危機分兩種,一種是水資源遭到過度開發,導致地下水和河流水位下降甚至乾涸;另一種是由於缺乏技術和資金支持而導致無法掌控、利用本來相當豐富的水資源。

  這種觀點不能說沒有道理,合理開發、有效管理確實能使有限的水資源的效用發揮到最大。

  此番嚴重的旱災令澳國上下都聚焦于水管理,2007年選戰在即,水話題更是登上了政治舞臺,成為執政黨和在野黨較量的重要方面。近期的民意調查顯示,水資源管理和氣候變化成為選民關注的焦點。

  霍華德1月份宣佈了一項價值100億澳元的國家水務計劃,旨在提高全國的用水管理,具體內容包括收回對墨累-達令河流域的灌溉控制權,由聯邦政府統一調度;對墨累-達令水系中的灌溉渠道全面檢修,以達到每年節水幾十億加侖的目的;政府還希望在南部各州實施永久性水資源交易計劃。霍華德4月20日強調說:“這是一個全澳大利亞的問題,必須在國家層次上來解決。”“只有各州接受了聯邦政府的計劃,這個問題才能得到解決。”

爭取第5度連任的霍華德對年底的選舉信心十足,霍華德將經濟繁榮、國家安全以及國內環境等議題,作為5度連任的競選主軸。霍華德稱,水資源是相當重要的環境議題,水、水、水,這是國內最大的長期環境挑戰。

  雖然霍華德一再表現其對環境問題的重視,但由於霍華德政府一直拒絕在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京都議定書上簽字,他受到了環保人士的抨擊,這也成為反對派手中有力的攻擊武器。

  反對派認為,政府直到選舉年才拋出治理方案,明顯有作秀成分,工党領袖凱文•拉德指出,近3年內,儘管國家已經擁有16億澳元的水管理基金,但利用率未達到75%。“而在離選舉還有六個月的時候,我們的另一項基金又宣告啟動了。”

  ●地下水還是海水

  說澳大利亞缺水,難免會一時反應不過來。一望無際湛藍的海水環抱澳洲,怎麼會缺水?

  缺的是淡水。

  在解決水短缺的種種途徑中,地下水似乎是最省錢省力的辦法,供應1公升的水只需要幾十澳分。但這不能徹底解決問題,而且也不是長久之計,如今的水資源匱乏局面,某種程度上就是因為過去一段時間裏,對地下水的使用過於激進。

  在澳大利亞,海水淡化是非常受歡迎的話題,最新的動向是用風能淡化海水。聽上去絕對是個節能的好辦法,不僅節約水資源,還利用了可再生能源,在淡化海水的過程中不額外排放二氧化碳。

  澳大利亞珀斯市的海水淡化廠耗資3億多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廠之一,也是世界上不多的用風能驅動的海水淡化工廠。該工廠每天可以生產近2億升淡水,幾乎相當於注滿100個奧運會標準游泳池。雖然整體造價昂貴,但生產出來的淡水成本並不特別高。

  ●世界無法置身事外

  在澳大利亞、在美國、在西班牙,水早已成為國家和地方的重要政治問題。水危機不是澳洲的“個人之虞”,而是全球需要共同面對的“世界病”。

  今年初,聯合國在巴黎發佈了迄今為止最嚴厲的氣候警告,報告估計,由於氣溫升高,到2080年,全球將有11億-32億人面臨缺水,有2億-6億人面臨短糧,700萬戶沿海家庭面臨家淹人亡。

  人口增多、水污染、農業灌溉、旅遊業開發、氣候變化、蒸發加大……情況向著越來越糟的方向發展,世界銀行也不斷提醒,許多國家在水資源短缺方面已經瀕臨危機邊緣,改革勢在必行。世行發佈報告督促中東和北非地區的國家提高對水資源的利用率,並警告說,到2050年,該地區人均擁有的水量將減少到現在的一半。“缺水將對經濟增長和貧困造成短期和長期影響,會增加區域間和區域內的社會壓力,增加公共預算的壓力”,報告指出。世行建議,可以從減少水補貼、改造灌溉設施、鼓勵水交易等措施入手。

  聯合國專家4月11日稱,氣候變化可能減少北美地區的淡水供應,並引發美加兩國由於工農業發展而日益緊張的水資源爭端。學者研究認為,氣候變化對於北美大陸更為廣泛的影響將表現為整個地區的淡水問題,包括更為頻繁的乾旱、城市洪澇以及美加兩國邊境的淡水爭奪。

  無獨有偶,美國國家安全方面的智庫機構CNA公司4月16日發佈的有關報告指出,全球變暖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美國可能被拖入因水和其他資源短缺引發的戰爭。斯坦福大學科學家羅德雖然認為報告稍有點誇張,但他並不否認危機來臨的可能性,“報告所說的諸多惡果可能會在30年後才出現,但的確會發生,我們將為水而戰。”

沒有留言: